也谈高考工厂的“造梦运动”
2017-04-25 15:32:42
  • 0
  • 1
  • 5
  • 0

也谈高考工厂的“造梦运动”

文/闫旭东

据中国青年网讯,万人送考、拜神树,每到高考季,毛坦厂中学都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尖浪口。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小镇也因这所学校而声名鹊起。然而,对于毛坦厂中学,从来都是“神话”和争议相伴而生。亚洲最大高考加工厂、大学生加工厂,这些称号几近成为毛坦厂中学(以下简称毛中)的代名词,甚至有人说从毛中毕业的学生精神多多少少有点问题。叶馨媛和张文琪都是2014年从毛中毕业的学生,近日,她们接受了中国青年网的独家专访。对她们来说,毛中不是别人口中的高考加工厂,而是普通孩子圆梦的地方,叶馨媛甚至亲切地称它为“普通孩子的造梦厂”。【见凤凰网2017年04月16日:毛坦厂毕业生独白:这里不是高考工厂 是造梦厂】

关于高考工厂到底是造梦工厂亦或是制造精神问题的工厂,因为没有做实地调查,我不能绝对化下结论。但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先搞清楚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查有关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教育目的是:“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对于这个定义我觉得范围有局限性,把青年以上的人排除在教育之外。笔者认为但教育的目的应该是培养社会人才,这才是教育的目的。马克思辩证统一论认为: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教育目的要考虑人的身心发展的各个要素。给予个体自由地充分发展,并予以高度重视。

我们再用这个目的去看一下高考工厂的教育。 从中央电视台记录片“高考“看,河北衡水及安徽毛坦厂中学,对学生采取军事化管理,对作息时间、体质锻炼等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制,二者的教育方式多采题海战术,作业量大,从记录片学生桌子上堆满的试卷就可以证实。“有人说从毛中毕业的学生精神多多少少有点问题。”对于这种说法,我觉得有一定的可信度,长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对人的精神是一种考验,特别是对于脆弱的青少年,容易出现精神问题。而这种以高强度的题海战为过程教育,其结果表现似乎成功,据说每年河北衡水有百名学生考试清华和北大,但是否能“给予个体自由地充分发展,并予以高度重视”及“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这就是一个大问号。前一段时间,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这么说:“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高考工厂的教育的目的似乎并没有达到宪法所规定教育目的“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自于“给予个体自由地充分发展,并予以高度重视。”更是不可能。

由于当下阶层因各种限制而相对固化,比如高校引进教师必须博士以上学历或国外知名学校毕业等;公务员招考也需要一定的学历年龄条件限制;大企业招人也需要211、985第一学历为本科还需全日制。似乎对于人才的定位基本固化为学历,没有学历在当下机会远远小于有学历的人,就连做官提拔也想方设法搞一个哪怕是假文凭,装点一下门面,自于“给予个体自由地充分发展,并予以高度重视。” 这样的机会就非常的渺茫。无怪乎毛中毕业的学生把毛坦厂中学喻做“普通孩子的造梦厂”。

这让我想到了沈从文,查有关资料这样介绍:沈从文是作家、历史文物研究者。14岁时,他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交界地区。1924年开始进行文学创作,撰写出版了《长河》、《边城》等小说。1931年-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与文物的研究,著有《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在我的记忆中似乎有资料介绍沈从文没有上过大学,是一个没有文凭的大学教授。

当然沈从文的个例似乎不能说明学历的重要性,但沈从文的个例足以体现人才选拔的不拘一格。目前教育存在一个普遍的认识,似乎孩子不上大学一定是不成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固化思维,对于金钱、权势的占用则为成功的标准为一种变相的“学而士则优”。但从我国的实际教育结果,也就是科技创新能力来看,这种急功近利的教育并没有起到教育的根本目的。我国原创性的科技发明创造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这让我想到了近段时间忙于孩子的小升初遇到的一些事,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小升初择校的报名条件在我们这居然几乎无一例外的要求奥数竞赛证书、习思证书、华数证书,从有关网站的信息了解的,这不仅仅是我们安徽合肥这里的“特色”,似乎全国许多地方都是这样,如果孩子没有奥数等证书,择校报名的机会很少,即使你的孩子在其他方面表现很优秀。在我们孩子的班级据说有一半以上在上奥数。在一个教育网站,一个家长写了一文“小升初让我有高考一样的忧虑”,从这个题目足以看出如此教育的悲剧。教育局下文要对孩子教育减负,但应试教育和学校对教师的考核导致孩子不但没减负负担却越来越重。

记得曾经看过一档加拿大的教育记录片,小学孩子开选修课,除了基本教育课外,放学后孩子可以根据爱好学习选修课,比如有些孩子对数学感兴趣并有天赋,小学时可以选修微积分,这样的孩子将来可能成为数学家;有的孩子对体育感兴趣可以选择篮球、足球等;对音乐感兴趣可以选修钢琴等器乐。根据孩子兴趣天赋等进行选修并针对性教育,容易出人才,而我们的奥数学习等是主要是填鸭式教育【不排除个别爱好和有天赋的孩子】,容易榨干孩子的学习兴趣。再回头来看高考工厂,虽然圆了普通孩子的教育梦,但我只能说这其实是教育的悲哀。

写于2017年5月17日

关注:yxd667933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