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活着”想到
2017-04-25 15:28:55
  • 0
  • 0
  • 0
  • 0

由“活着”想到

推荐

博主:闫旭东  发表时间:2017-04-22 15:44:54

以前看余华的小说《活着》,让我对生存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人类在特定的环境中的生存何其不易,“活着”是一种生存的最基本的诉求,“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中国几千年“文明”下百姓对生存的一种无奈的呼号!好死当然是体面的死去,当无法体面的死去,我们的诉求就是“活着”,当活着也不能健康时,那么最起码的诉求就是“赖活着”。生活有时把不幸进行叠加,因环境的变化、社会救助系统的不完善、管理失范、政治运动、战争、饥荒等让生存变得不易,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摄影师自杀的事件,南非摄影师凯文·卡特,拍摄照片“饥饿的女孩”,获得获1994年普利策新闻奖,获奖是怎么评价的: 这是非洲大陆最绝望的写照----以最直白的方式颠覆了人们对饥饿的认知。1993年,苏丹陷入令人恐怖的大饥荒中,荒凉的土地上除了枯黄的杂草就是累累白骨。摄影师因这幅照片声名大噪,同时,也引起了争议,有人指责他只为拍照却不去救助这个快要饿死的孩子。凯文迫于舆论的压力患了严重的抑郁症,最后自杀身亡。他在生前留下的字条上写道:“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

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这是一种绝望的声音,一种心灵的救赎,是一种对生存对死亡麻木的救赎。面对着生死、生存、环境等麻木而无责任,总有觉醒者,总有呼号者,总有抗争着,这其实是文明的进步。

东汉军事家、政治家、诗人曹操有一首《蒿里行》: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诗歌描绘了战争带来的生存问题,“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因战争导致饥荒、因战争导致直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是多么触目惊心的生存危机,大面积的生存危机多源于政治的腐败和管理的无力和政治家狂妄的野心,导致无力应付天灾人祸、无端的发动战争。

据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有5500万-6000万人死亡,1.3亿人受伤,合计死伤1.9亿人。这是何等震惊的数据,是人类的巨大悲哀。同时因国际联盟未能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1937年-1945年),出于人类无法承受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广泛共识,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并推动解决国际经济、社会和人权方面问题的合作,多个主权国家于1945年创建了联合国,以取代有缺陷的国联。这是人类对战争反思的结果,是对人类生存的一种反思和理智的行动。据说爱因斯坦最为后悔的事情就是要求美国制造原子弹,导致人类的悲剧。

4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发布的《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称,触目惊心。立即引起国家环保部门的重视,后来又发现天津工业污水渗坑,这两处坑都存在数年,由于这次曝光,环保部果断行动,要求立即对这两处毒坑进行整改,并对责任人进行问责,让我们看到了国家的决心,恶劣的环境问题,是生存必须关注的问题。

当我们经济发展了,当我们吃饱了,但我们却处于一个被“毒”包围的环境中,我想这应该不是我们发展的目的所在。以前地方为了小利益,怕关闭毒工厂带来失业等社会问题,其实是一种短视的目光,我们在毒气毒坑的环境中生存,甚至不如我们在贫穷中过活。

毒坑的曝光彰显了舆论监督的作用, 虽然舆论的声音不能代替真理,真理需要思辨,舆论可以操控和引导,而真理就是真理。对于容纳真知灼见的监督和批评是社会的进步。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是因为公民的批评而崩溃,只有不允许批评的政权因积累的愤怒最后变成风暴而轰然倒塌。国家环保部高度重视毒坑问题,各地关停许多污染严重的企业,如不合格的电镀企业、冶炼企业等,践行绿色发展理念,这才是发展的正途。

同时加快科技发展,替代有毒有害产品的使用,如减少除草剂、化肥等对环境污染的化工用品,大力改善我们的生活环境。我们不能为了“活着”,我们要为了子孙后代更好的活着,这才是当代人的社会责任,唯有这个责任的存在和践行,才能让我们看到发展的希望,看到不仅仅是为了活着的生活。

2017年4月2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