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姥山游记
2017-04-25 15:21:40
  • 0
  • 0
  • 0
  • 0

天姥山游记

文/闫旭东

据说天姥山是古代文人心目中的圣山,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描绘到“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瀛洲是海客描绘中:大海里那虚无缥缈的仙境,在普通人类生活中太过虚幻,无可捉摸。而人间的天姥山虽然在云霞明灭的天际,作为普通人类,我们或许可以看一看,天姥山连着天、横梗在空际,气势非五岳(指东岳泰山、西岳华(huà)山、中岳嵩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所能比较啊!

我真的被李白所描绘的圣山震倒了,气势盖过了五岳(每一座都是古代文人心目中的圣山啊!大有黄山归来不看山的感慨。),哪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山呢?先让我们体会一下大诗人李白的梦游经历吧!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这是怎样的一片唯美的仙境啊!我用语言难以描述,只有在梦里,在动画里,在李白的想象里才有的仙境,人间真的有吗!回答是肯定的:有!据说在浙江省新昌县境内。

这次去客户处办事,刚好到新昌,来的不容易!机会难得,一定要去体会一下李白的感觉,体验一下大诗人梦中的足迹。也许能踩到古代圣贤的足迹。

4月15日我们从新昌客运站出发,到新昌汽车东站转去儒岙的车,一路上景色果然不错,两边青山叠翠,如入画图,中间公路一边,山溪伴随公里向前延伸,山溪里零落的几户人家和保留完好的老建筑,如同进入了一个世外仙境。

经过打听,我们从斑竹下车,打算由登山的小路直接登顶,下了车因为没有导游也没有地图(据说天姥山已经入选了国家级风景区,新昌真应该把指示图做好,大力宣传这个旅游项目),真不知道怎么行走,这时刚好看到了在山间田头劳作的农人,于是我们就下了公里,跨过山涧,到田间问路问询劳作的古“越人”的后人,证实了这条上山的道路。

山涧溪水潺潺,哗哗的流水声,让我这个长久生活在城市的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哗哗的流水,拨动了我内心深处的弦,把我的记忆带回到我小时候,老家庄子边一条不知名的小河,小河应该为淮河的支流高塘湖(窑河)的上游。记得那时候河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我常常骑着我家的老水牛,来到绿草丰茂的河边,把老水牛放到河边吃草,然后就躺在河边茅草厚实的地方,倾听者小河里哗哗的流水声。那时除了雨后,平日里小河的流水并不多,流水声也不大,持续不断的传出哗哗声,别样的悦耳。特别是在春天无风的中午,被暖洋洋的太阳嗮着,躺着草丛里,看着麻雀在湛蓝的天空中戏耍打闹,耳边哗哗的水流萦绕在身边,那是多么恬淡惬意安详的岁月。可是这样的环境及这样的岁月,早已如海客心目中的瀛洲。

山里的水清澈透底,水中布满了大小错杂的石块,石块由于常年被水流洗刷,变得圆润而祥和,据说这山涧里的顽石,常被当地农家拾取,制作成日常器皿:捣臼、木勺、面杖、磨盘,这也算是有灵气的家用器皿吧!还有石块自然雕琢,存现不同造型:狮、虎、猫、狗等,深的游客喜爱。

登山之前,刚好踩过一座石拱桥,看桥边立的牌子名曰二盘桥,这座石拱桥虽然不大,但有着一定的岁月,石拱下面长满了青苔,石缝中还有不知名的小草,山涧清澈的流水从桥下顺着山沟流向远方,站在桥上,眺望着山涧的远方,农田、房屋、远山组成一副典型的中国现实的水墨画图。

过了二盘桥有两个方向可走,一条是登山向普济庙和龙吟潭方向,另一个是茶亭桥,因为时间关系,我们选择了直接登山向龙吟潭方向,一段小陡坡,山势总体并不陡峭,龙吟潭距离蹬山起点处不远,没过多久就听得哗哗的水声从前面传来,因为不是周末,山里几乎见不到人影,更没有其他风景区的人头攒动现象,大有“空山不见人”的禅意,正是游临仙境的好时光。

因为不是雨后,龙吟潭的水流并不大,我们先在龙吟潭的下段,站在一座木质的小浮桥上,仰望一小挂瀑布从深幽的山石里探出,形成一汪清澈的水。此景此境突然有坐下来盘腿、闭目、静心去吐纳圣山中清新之气,聆听大自然所赋予的妙音的冲动。

龙吟潭并没有李白诗中描写“望庐山瀑布”那种磅礴气势。但这里的瀑布却有着另一种风味,那如匹练的水流从大石的缝隙中突然冒出,直落潭中。远望,正象古代山水画中那挂在山间的白练,让人真正从现实中理解和读懂了古代文人那种心向山野的文人特质。

水落入潭,如龙在吟,这也许就是龙吟潭的得名吧。

过了龙吟潭就是去蹬北斗尖主峰,沿着登山者开采的小路,我们向北斗尖进发,山路时缓时陡,山间植被丰茂,这里没有原始森林那种巨树带来的阴冷和压抑,在山路的两边,有着平地能见的小草和野花,也许是这里气候及海拔的原因吧,我想将来在平原上许多小草的品种被我们用除草剂灭绝了,这里也许能保留下他们的火种吧!经过地球数亿年的进化、筛选,地球为我们人类带来了丰饶的植物资源,这些资源含有人类需要的各种成分(如青蒿素的发现),许多成分并不是我们人类短期能够合成的,它们以奇特的方式,为我们人类呈现了各种味觉、视觉和触觉等丰富的感受并为我们战胜大自然、战胜疾病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山间偶尔冒出几朵小白花,这些花并不浓艳,但很素雅。不时的还有几支似乎是杜鹃一样的红花开在万绿丛中,调和着山间的色彩,让登山过程变得不单调和寂寞。

伴随着我们登山的是一路山涧里的水声,当你满身大汗,感觉到登山的辛苦,您可以在路途的水潭中掬一捧清澈而凉爽的山水,洗去满脸的汗珠,同时洗去登山的辛乏。

“这是什么?”伙伴的一声惊叫,我忙顺着他的手指,向一个树根下看去,一条红色的小蜥蜴在一页红色的树叶边谈着小小的脑袋,这是“四脚蛇”(蜥蜴的别名),很少看到这种色彩的蜥蜴,也许这是天姥山的圣物吧!后来的山路中我们遇到了许多这样的蜥蜴,同时我们还看到了一闪而逝在草丛中的青色小蛇和林间自由嬉闹的不知名的鸟雀,它们才是天姥山的真正主人,但愿我们人类能好好保护好这块古代文人心目中的圣地,让这些大山的主人真正享受着自然所赋予的神圣权利。

登山的路时陡时缓,正适合休闲登山,当一段陡峭的山路,让你的心跳加速,感觉不能坚持时,却豁然的转出一段平缓之地,让你把急促跳动的心脏刚好抚平。因为不是晴天,山间的温度并不高,但是我们还是满头大汗。途中在清凉的山涧中洗上一把脸,感觉体温降了一点,那爽快真的难于用语言表达。

途中有一个岔路,可到“营地”,另一处直接登顶到“北斗尖”,我们选择了后者——登上“北斗尖”。其实后来才知道“营地”那里也可以登临“北斗尖”,只不过那里登山的路要缓和的多,并且失去了路途的险峻,这不是我们的选择。

登山的确很累,越近山顶,由于体力消耗,越是能体味出登上高峰的不易。其实想来:不管是登上事业高峰,登上学业的高峰,登上人生的高峰,往往都和登山一样,能坚持不懈,不畏艰险,才能登上顶峰。同时还有有着坚强的毅力和正确的路途。

“永不能放弃!今天必须登上顶峰!”看着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同伴,我也备受鼓舞,是啊永不放弃,向着一个方向——顶!

“就要到顶了”看着眼前的一个“峰”我也高兴的喊了起来。但是不一会却又让我备受打击,原来我们登上一个假峰,“这里不是最高峰”抬头向前望去,原来翻过这个小峰,前面还有一个更高的“峰”在等着我们。看着还有一段陡坡才能登上最高峰,我的腿不禁一个哆嗦!

这也许正是今天登上所得:人生的顶峰不止一个,只要你敢于等更高的峰!

腿实在不听使唤,找了一节树棍,作为拐杖,听说拿着拐杖登山比较省力,经过一番挣扎和努力。一段陡峭的山坡终于被我们战胜,胜利就在眼前,抬眼近在眼前的山顶,一座观景塔正在建设之中。我们鼓足了最后一点起立,终于登上了山顶“北斗尖”。

登山的过程是艰险的,但山顶的风光却让你忘记了登途的辛劳,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上,极目远眺,群山尽收眼底,方显心胸开阔,有一览众山小的雄伟。真想放声高吟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虽然没有见到“仙之人列如麻”亦能感受到天的距离似乎近了。

立在山巅,忘记了尘世的烦恼,工作的压力,生活的艰辛。陶醉在大自然的神奇和雄伟之中,仿佛化作了山顶的一颗小草,一篇枯叶,一片清风,一丝白云。这也许就是我们此次游天姥山的真正所得。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让李白的这首诗作为此文的结尾吧!

完于2016年4月19日晚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